静波法师:《佛说佛遗教经》 第五讲

一、缘起5

     后来,道生法师到了苏州虎丘山上,在那里把几块石头放在自己的周围,然后对着石头讲法。他问石头:“众生皆有佛性,一阐提可以成佛,你们说是吗?”感动得石头都能点头。但是我们发现,人却不能认同。这就是孤独,这就是寂寞。人为什么不认同?众生难度,实在难度!

3、六祖大师被追杀

     当年五祖弘忍大师去弘法的时候,把菩提达摩祖师传下来的祖师袈裟传给了六祖,因为他是佛法的大器。但是大家不服气,一定要对那一领袈裟感兴趣,实在没有办法,追着那一领袈裟。因为六祖把袈裟拿走了,所以他们一定要把他追到。六祖大师被追得实在没有办法,到什么地方去了?到了猎人的地方。不然的话,他们就得弄死他,就得要了他的命。他们的目的是什么?不过就是那领祖师的袈裟——一个祖师的名号而已。什么是名?什么是利?我不知道,但是对那个祖师的身份感兴趣的行为就是一种证明。

         以上是发生在印度和我们中国古代的故事。现在,让我们回到今天,我们有理由说它比过去好吗?我不相信,从来也不相信,因为不管多么声嘶力竭地讲经,也不会有多大效果。当然,我不是主宰者,也不是拯救者,只是一个愿意为佛教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普通出家人。不管别人怎么认为,我总有一种使命感,因为我是一个佛教对我有希望的出家人。如果不能对这种身份负责,那么我宁可把这领袈裟脱下来,没有必要再穿在身上。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们是出家人,我们肩负着责任和使命,所以曾经不止一次地强调过:“弘法是家务”。弘法是家务,而不应该是别的不务正业。
 
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