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波法师:《佛说佛遗教经》 第一百三十四讲

四、经文释义60

    据说曾经一些南方的农民来到北方,只要在戒场现场认一个师父,拿出钱来就可以受戒了。其结果是什么呢?他们会拿着戒牒,出去之后开始营业了。“这是营业执照”,他们自己就这么讲,把戒牒当作营业执照,这当然非常可怕。曾经在一个地方,有人拿着钵和戒牒,说是全国通行证。你说它是不是全国通行证?绝对是,因为当年戒牒很有权威性,那是中国佛教协会颁发的。现在虽然有资格认定证书,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呢?所以一般人依然真假难辨。

    可见,收出家人的入口是非常非常严肃的一件事情,不能够茄子黄瓜一起数。如果什么人都进来了,那么岂不是麻烦?

    有一次受完戒,一个人过来了,我问他:“你怎么称呼啊?”“我叫上什么下什么……”弄得我直眉瞪眼。我问别人:“这个人是怎么回事?”他说:“这是某某大居士介绍来的。”我说:“真是大居士应该负责任!如果你要求我们出家人表现很优秀,又要把这不合格的原材料介绍给我们,那么你让我们怎么办?这不是荒唐吗?你总不能说,秃子当和尚——将就材料啊!你不能这么干,如果这么干,你就是对信仰不负责任!你是什么大居士?难道是魔王派来的卧底吗?”真正的大居士,一定是对佛教的命运在思考,在负责!而且一定是护持正法……如果不能负责,不能护持正法,那么不是讽刺大居士吗?

    我也得罪人。曾经一个68岁的老头跑到我这里要求说:“我要受戒,你要给我盖章,你要给我开介绍信。”“对不起,不可以!我们只要五十岁以下的。”“你不慈悲,过去有120岁的人都受戒了……”“那么你去找那个地方好了,我这地方没有。”没办法,人们既要求出家人表现好,又什么样的人都收进来,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呢?你懂的!这岂不是很麻烦吗?

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