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波法师:正见与修行第四十六讲

    我想,这应该是有经验人的感悟,只有真正地作为一个政治家,才会有这样的感悟;也只有真正地作为一个军事家,才会有这样的感悟。而修行恰恰就是简单,但简单又谈何容易?

    简单到什么程度呢?简单到要打破我执和法执,就是《佛说心经》告诉我们的,应该是“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”的标准。因为无所得,我们才能够无所不得,才能够超越自己生命的局限和束缚。

    唐朝有个李翱,他曾经去参访惟俨禅师,并写了一首诗:“练得身形似鹤形,千株松下两函经,我来问道无余说,云在青山水在瓶。”

    大家想一想,那应该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,但是一定又是很用功的事情。惟俨禅师是怎样的简单的呢?

    所谓“练得身形似鹤形”,惟严禅师专心致志、心无旁鹜、废寝忘食地修行,身体很瘦,重量很轻。

    所谓“千株松下两函经”,他就只读那两函佛经,实在不是很多,但是却很认真地去读诵。

    所谓“我来问道无余说”,我李翱特来向他请教佛法修行解脱的问题,而他却是没有什么说的。

    原来修行解脱道,就是所谓的“云在青天水在瓶”,竟然如此简单。这就是佛法:云彩、青山、瓶子中的水,透过现象看本质,就应该是佛法了。尽管你表面看起来,它们和佛法毫不相干,其实密切相关。

    《无量义经》中有:“无量义者,从一法生。”如此简单,令我们目瞪口呆,也让很多人实在不甘心:难道就是这样简单吗?有许许多多的学佛人,非得要练出个什么五眼六通,一定要知道前生是什么变的……即使知道了,你又能怎么怎么样?由此才有了各种江湖骗子。其实学佛就是简单!那些好奇的故事,我们知道了又能怎样?我们还是应该把握自己的当下,脚踏实地才好。

 注:本文为静波法师讲法录音整理,未经校对,如有不当之处或有好的修改建议请您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396726064@qq.com